【靜帝】借我睡一下 by褚耶

整個就是頭痛。


又不是白開水,為什麼瓦羅娜可以若無其事的一瓶接著一瓶啊?俄羅斯人都是這樣嗎?哟我的頭……
金髮男子不爽的一頭撞在身旁的牆壁上,『碰碰碰』三下,酥酥脆脆的斑駁裂開讓不怎麼白的油漆塊落在頭髮上,黑色石頭凹成一個不自然的洞。

沒有血跡沒有腦漿只有路邊淡黃色路燈灑下的淡淡淒涼。

繼續閲讀

年少   by禾軒

年少


海、襯衫、腳踏車,我們的年少

繼續閲讀

彼岸 by禾軒

彼岸


怵目驚心的血紅,從岸上蔓延到整片大地
高矮不齊的排列,在風中搖曳,呀呀的,在笑著誰的痴?


寂靜吞噬了這片黑,難以忍受這快窒息的永夜
只有渡河人劃破水面的聲響
濃烈而妖異的花香籠罩在四周,卻奇異的撫平了不安的心
恍惚間,記憶朝她迎來,沉淪在愛與恨的交織


那一瞬,便是歲月的開始與結束。


浮生若夢。
隨著渡河人擺動的聲響,她漸漸的忘了
忘了慈祥的爹
忘了和善的娘
忘了最好的朋友
忘了滿卷的詩書
忘了種種的一切
唯獨那雙眼,她不想忘!

繼續閲讀

搜尋欄
Tinier Me
(尚未想好分類)
顏文字教室
顔文字教室
Rewrite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